mSATA
外接式硬碟
隨身碟 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威剛記憶卡
外接式硬碟 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臨洮縣縣長過勞猝死




play
曾留學日本



向前
向後




柴生芳 資料圖
柴生芳生前下鄉檢查工作

柴生芳同志的遺體告別儀式
古城萬人空巷 群眾自發痛別縣長
  人民日報客戶端 岳小喬
  8月15日,甘肅一位縣長去世了。當日凌晨,臨洮縣長柴生芳在辦公室睡覺時猝死。經法醫檢驗後,確定死亡原因為:因患睡眠重度呼吸暫停綜合症,加之勞累過度,誘發心源性猝死。
  消息公佈後,在網上引發了不大不小的討論,其中不乏一些尖銳刺耳的質疑聲。“真的是工作而死嗎?”有網友懷疑是不是因為“聲色犬馬”、“吃喝嫖賭”掏空了身體。還有網友揣測是不是犯了事兒害怕公檢法來查,所以“畏罪自殺”。更有甚者還稱“早就該死了”、“莫名其妙開心!”
  但網上的無端猜測、惡意調侃,卻與當地群眾的舉動形成了鮮明反差。18日中午,當地群眾早早自發守在道路兩側,高舉著“臨洮人民的好兒子”、“人民的好公僕”、“柴縣長一路走好”等標語和橫幅,用最朴素的方式揮淚送別這位因公殉職的好縣長。
  跟他共事的同事對他更是贊許有加。“他白天工作,晚上擠出時間來學習,主要學習國家的政策、法律等,他對自己要求更高,自律意識也很強”,臨洮縣副縣長郭海蓮說。
  翻開柴生芳的履歷,就不難理解他為何如此好學。他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民家庭,畢業於北京大學考古系,後又被公派到日本國立神戶大學留學,先後獲得藝術史學碩士和文化結構博士學位,堪稱“學霸”。
  這樣一個“學霸”,卻放棄了知名高校的高薪聘請,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回鄉工作。在甘肅省委辦公廳工作了幾年後,他又主動請纓赴“貧困苦瘠甲天下”的定西市工作,先後在隴西、安定、臨洮縣區任職。
  在臨洮工作以來,他跑遍了全縣的323個行政村,行車總里程達4萬多公里。今年4月下鄉被群眾圍住反映情況,他現場辦公、安排落實,事後多次詢問、親自督辦。7月定西地震後,他翻山越嶺,長途跋涉,徒步行走近4個小時,到災後重建難度最大的“劃不著山莊”入戶走訪。
  今年碰上多事之秋,臨洮縣委書記石琳說,該縣今年面臨災後重建、精準扶貧、該縣正常的項目建設等任務,比往年工作量多了三分之一。石琳說,用累可能不足以形容柴生芳身上的擔子和壓力,那是身心俱疲。他基本上沒有周末,中午也不能休息。“他一直處於超負荷狀態。”縣政府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介紹。
  高壓重負之下,柴生芳終於倒下了。在他離世的前一天,他的女兒剛剛過完3歲生日,要爸爸來蘭州一起拍生日照。他以“工作忙,顧不上陪,周末回家再陪母女倆拍攝生日紀念照”為由拒絕了,誰知這與家人的最後一次見面機會,就這樣失去了。
  從16日臨洮官方網站通報的柴生芳離世前一天的工作內容,我們或許可以看出他到底有多忙多累。
  從14日上午8時05分開始工作,至15日凌晨1點30分結束開會,柴生芳連續工作長達17.5小時。在此期間,他先後接待來訪群眾、調研引洮工程、主持召開捐資助學表彰大會、檢查縣城北大街改造工程、實地查看城區東大街等道路情況,並於晚上19點30分主持召開縣政府常務會議,會議從19點30分開始至15日凌晨1點30分結束,持續六個小時,共研究了22大項53小項政府工作。
  邯鄲日報社總編室主任李春雷在其博客中寫道:“他是一個健壯的小伙子,紅光滿面,精力充沛。奈何突然殞失?實在太累了,太累了!痛哉!惜哉!”
  這樣一位縣長的猝死,為何會在網上引發如此多的質疑?客觀地講,網友充滿惡意的評論,有一定的社會現實基礎。近年來,非正常死亡的官員越來越多,其中不乏在燈紅酒綠中喝酒致死、在涉腐調查前自殺身亡的先例。加之隨著反腐力度的加大、媒體監督的增強,一批貪污腐化的“蛀蟲”官員被挖出來,公眾在憤怒之餘也加深了對整個幹部群體的誤解。
  但是,這些都不能成為網友去惡意質疑所有幹部的藉口。應當看到,雖然幹部隊伍里存在害群之馬,但更多的還是像撲火救災獻出生命的楊剛、抗擊颱風犧牲的郭起森、林維勇這樣為百姓做實事的好幹部。只有認清幹部隊伍的真實情況,才能理性地對待官員的死亡,避免出現標簽化的認知、污名化的猜想。
  對於廣大幹部來講,不能一味指責部分群眾“不明真相”。認真反思網友惡意質疑背後的原因,才會明白哪怕一個官員的不檢點、不作為也會殃及整個幹部隊伍的形象,才能感受到肩上責任之重,才會修身守正、一心為民。
(原標題:一位縣長的猝死為何招來嘲諷?)
創作者介紹

LV包

uh72uhfl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